刘欣宜 Cheryl

Jane要继续在牛津念phd做学者;Alisa要专精霓虹方向的interpreter;她们都有光明的前程 可是Cheryl只能去死了

名字和奇妙女孩

我自己对昵称带着点好奇又搞笑的念头,在宿舍分开叫嚷大刘小刘之后,去悬疑家里叔叔阿姨竟然都是‘小刘这个西瓜很好吃’‘小刘这个酱鸭也很好吃’可爱炸裂--当然是我可爱,叫我小刘的人也可爱。

所以我一直对于‘如何叫别人’有些耿耿于怀:正经叫名字总是有些生分,英文名字念出来又仿佛自己在拍TVB;不过有时候又要依情况而定,我深情款款地念一个人全名的时候大概意味着某种甜蜜的无可奈何,总要偷偷带着我自己矜持端着的小脸红:正式又甜蜜的引起一个人注意总是很费心思,最烦恼的在于对方往往一头雾水,只能投过来无辜又湿漉漉蒙圈的眼神。也有可能是实在是拿你没办法,只好叫住游走在各种边线的你本人,气急败坏又心里暗笑地喊你过来。

我嘛,现在无比热爱给所有可爱我喜欢的人取各种暗戳戳的名字。好比我一直都是叫徐安怡,安怡听起来也太令人酸倒牙齿,这次无师自通地叫她小徐,听起来就让人咯吱咯吱笑;晚上看电影的时候又溜去房间看她,头脑发热去捏她后颈上的软肉喊她小徐总,在叔叔阿姨面前的时候又给她剥西柚殷勤讨好叫她小徐老师;名字是赋予在个体身上的另一种情感意味,我想在我给悬疑吹彩虹屁的时候表露的明明白白

漂亮女孩子都是魔鬼 *叹气
可是我和魔鬼约好回国后一起开车架着烤炉,就着初秋的山风喝沥好的甜酒酿

PS她上头脸微微红的样子一定很可爱 等她乖乖的坐在那里等我烤肉的时候肯定更可爱 真是魔鬼本人辽

喜欢她很久 前段时间打定主意想去找其他小姑娘 结果视频里夏天专用的黑色吊带太过好看 锁骨凹进去的线条和脸上的小酒窝都很甜 决定再偷偷喜欢她一阵子 ​​​